【琴音会下篇】保险员当评判摩多技师创换簧器双陈口琴大师返舞台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3K省生活177人已围观

【琴音会下篇】保险员当评判摩多技师创换簧器双陈口琴大师返舞台【琴音会下篇】保险员当评判摩多技师创换簧器双陈口琴大师返舞台【琴音会下篇】保险员当评判摩多技师创换簧器双陈口琴大师返舞台【琴音会下篇】保险员当评判摩多技师创换簧器双陈口琴大师返舞台【琴音会下篇】保险员当评判摩多技师创换簧器双陈口琴大师返舞台

现年37岁的陈俊祥出生于音乐世家,他的双亲都是吹口琴高手,而他的兄弟姐妹也都精通各种乐器。

9岁那年,他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爱上了吹口琴。“入读中学时,我曾一度因为不知道要参加哪个团体而感到纠结不已,后来,为免继续心烦意乱,我就乾脆加入自己所熟悉的口琴社。”

14岁那年,他就斗胆参加全国口琴比赛,而原本对自己夺冠有着满满信心的他,最终只获颁第四名的奖项。

“我当下伤心得很,所幸后来陆陆续续参加比赛的成绩都很不错。我每次出赛时,都会告诉自己一定要赢。”

回想起年少轻狂的那段日子,他嘴角上扬,禁不住笑了出来。

除了好胜心,他也具有运动家精神。在不同的口琴比赛场合中,虽然他一上台便会主动自我“武装”起来,并一再企图以高超琴艺打败对手,但下台后,他却懂得马上卸下这身“武装”和“敌意”,积极结交原是台上对手的各地参赛者,甚至和当中一些志同道合者结成莫逆之交。

他坦言,口琴对他的人生的影响很大,由于他求学时期经常通过参加口琴比赛为校争光,所以,他的同学都特别敬佩他。

抱着一定要赢心态上阵

即使他和同学们毕业后便已各奔东西,甚至在重逢时叫不出对方名字,但他的同学必定都记得他是“很会吹口琴的那个人”,而这也是最让他引以为傲的事情之一。

他说,从2000年起,他几乎每年都会比别人抢先一步报名参加口琴比赛,当年,他是一个非常好胜的少年,每次参赛,他都抱着一定要赢的心态上阵。

或许是因为自幼受到音乐的薰陶,加上天生才华横溢,陈俊祥年少时期的口琴技艺即已达炉火纯青的境界,不过,他后来的工作非但与口琴毫无关係,甚至和音乐沾不上边。

他笑说,他如今从事的是保险行业,与音乐可说是风牛马不相及。

不过,他偶尔还是会在一些场合呈现他的才艺,而他也认为吹口琴已成了他在建立人际关係上的润滑剂之一。

“如今,我把吹口琴视为业余爱好,因为我并非靠吹口琴吃饭。不过,有些老同学结婚时,都会邀我在喜宴上表演。而我也藉此结识许多参加喜宴的人,就这样在一传十,十传百的情况下,许多人都知道我擅长吹口琴,渐渐的,有些单位也会邀我演出。”

他披露,他曾试过当口琴导师,但后来发现自己并不是当教师的料。“教学工作极易让我感到沉闷,加上我缺乏耐心,所以,我后来还是决定把吹口琴当成业余工作,偶尔到一些场合表演就好。”

对每种口琴结构了如指掌

虽然陈俊祥后期并未以吹口琴为业,但技艺高超的他仍备受口琴界的重视,目前,他已是着名的世界级口琴演奏家兼评判。

评分时,他最讲究的是口琴手的台风、节奏及音乐感。“所谓的音乐感,就是一个人对于音乐的表达方式,如他有没有在吹奏口琴时投入感情。又比如说,有些人在吹奏慢歌时会很自然的闭起双眼露出一付陶醉的模样,有些人则是在吹奏快歌时很自然的摆动身体,这些都是有助得分的细节,不可小觑。讲到白一点,它很可能就只是一种呈现方式而已。”

身为一名专业的口琴家,他对每种口琴的结构可说是了如指掌,同时,他也收藏了各类口琴。从他接触口琴至今虽已有二十多年的时间,但他对吹奏口琴的热衷始终不变。

共用口琴不卫生

陈俊祥说,由于吹奏者必须以嘴巴吹奏口琴,所以口琴不宜与人共同,否则就会引发卫生问题。

“有时候难免会在一时疏忽的情况下被人拿来把玩甚至吹奏,就好比说有朋友看到我的口琴后,因一时好奇而拿来吹奏,这时,我多会马上把口琴拿去清洗。”

清洗口琴的方式有好几种,复音口琴只要是塑料所製,就可以将之泡进清水里清洗,然后擦乾。

“若是木製口琴就无法泡水清洗,因为木块遇水会膨胀。有一次,由于木製口琴膨胀,导致我嘴角被割伤,因嘴部的神经线特多,顿时让我痛彻心扉。如果木製口琴出现膨胀的情况,需先把它放在一边晾乾,待它自动收缩后再拿来用。”

此外,他披露,半音阶口琴的清洗步骤比较複杂,甚至必须把口琴拆开来才能清洗乾净。

“拆开半音阶口琴的方法也很複杂,不专业的人很可能会将口琴弄坏,所以最好交由专业的清洗师父来处理。”

自行研究口琴维修技术

对现年60岁的口琴家兼摩多技师陈立明来说,他在1993年全国半音阶口琴赛中赢得独奏冠军一事“精彩”了他的人生。

当时,他是在公开组摘冠,而这一次夺奖也为他的生活添加姿彩。“我幼时就非常热爱音乐,但当时因为家境贫穷,只买得起价钱相对便宜的口琴,并通过自修方式学吹口琴。”

1986年,他更开始研究口琴维修技术,并设计了被誉为世上最佳类似工具的口琴换簧器。

“口琴是靠簧片的震动来发声。通常簧片断裂是因为震动幅度太大,这时候,调音的步骤很重要,但却不简单,口琴不像其他乐器般只要调一调琴弦就可以解决调音的问题,我们还得看口琴簧片的厚度和重量,甚至得将它略为磨薄,才能调出自己想要的旋律。”

陈立明曾在华小教口琴约3年,他可说是一名非常优秀并资深的口琴师。

他认为,吹口琴最重要的是技术、音色、音乐的表达方式这三个部分。“每个人操弄乐器所发出的音色都不同,但音乐的情感厚度却是听众可以感受得到的部分。”

屠妖节办免费口琴音乐会

本地口琴家胡志健、陈俊祥和陈立明目前皆是雪隆海南会馆文艺部的成员,他们将于10月18日(週三)下午2点在吉隆坡天后宫礼堂参与“飞铜凡响”口琴音乐会的演出。

活动筹委会主席赵访明说,该会筹办这项活动是为了推广口琴音乐表演艺术,以及促进本地的口琴交流活动。 

“海南会馆自七十年代开始便设有这个小组,以提供口琴学习课程予大众。但会馆基于种种原因,有长达10年的时间未举办与口琴有关的活动。直至近两年,我们才恢复办活动,并积极召集旧成员回巢练习。”

他说,这些旧成员都非常热心且积极的响应这项活动,并希望可以再次带动大马人吹口琴的风气。

“感谢海南会馆给予我们的支持,我们才能培育出许多优秀的组员。”

演出资讯

名称:飞铜凡响口琴音乐会

地点:吉隆坡天后宫礼堂

时间:10月18日(週三)下午2点

查询:03-22747088

票务详情:开放供民众免费索票

相关文章